疫情之下 韩国仁川机场空空荡荡
来源:疫情之下 韩国仁川机场空空荡荡发稿时间:2020-04-04 05:28:49


3月13日,胡某某被集中隔离。3月14日,确诊患新冠肺炎。因胡某某及其亲属未向居住地所在的乡镇、村(社区)进行报备登记,未遵守隔离规定,故意隐瞒从境外归来的事实,导致45人被定点隔离、88人被居家隔离。

票务平台和代理商也同样受到航司回款慢和旅客退票急的双重夹击,有的采取了先行退款给用户、再等航司回款的“垫退”措施,更加剧了压力。比如去哪儿网前期就已垫付退款10亿元,目前仍在等待航司回款中。

3月8日至12日,胡某某随意外出购物、走访亲戚,并于3月10日驾车带妻子马某某赴甘肃省妇幼保健院做产检。3月10日,县公安机关将胡某某从国外回境情况通报县防疫指挥部。3月11日,临夏州防疫指挥部发布疫情防控9号公告,要求“所有境外来临人员将健康情况等信息向乡镇、社区报告,并积极配合相关单位疫情防控工作”。

没有补退的公司是否违反了政策呢?“按照‘不溯及既往’的基本原则,航空公司可以不对政策出台之前的旅客补退手续费。”民航局运输司司长于彪解释,这几次免费退改政策都属于“应急”管理政策,而非经济补偿政策,重点在于“鼓励”减少出行,遏制病毒扩散。民航局表示将鼓励航空公司做出更好的退改举措,但在此次抗击疫情中航空企业服从大局积极办理免费退票,并承担了大量人员和物资运输任务,希望消费者给予更多理解。

不过,也有部分符合政策要求的旅客并未被免除手续费。“我在1月24日前退的票,能不能把手续费退我?”春节期间取消了返乡机票的丘先生抱怨。

新冠肺炎疫情发生后,民航局先后四次发布了机票免费退改政策。覆盖人群包括:涉及武汉航班机票的旅客;1月28日前已购买机票的旅客;延期返校学生。截至2月10日,国内外航司共办理免费退票1900多万张,涉及票面金额超过200亿。不少计划出行和复工的人群都经历了退票。

另一个重要原因是,目前航空公司在收入减少和大规模退票的双面夹击下,流动性压力很大,部分航司难以及时回款甚至只好暂停回款。

“为啥我的机票退款还没到账?”这是不少旅客近期最关心的问题。疫情之下,多种原因导致了一些航空公司审核退款周期延长到30至60天。

值得注意的是,近期民航局再度收紧国际航线,国际航班的取消仍在增加。目前已有数十家境外航司改用代金券代替现金执行退票,这给代理商和平台造成了更大回款和投诉压力,旅客需要及时关注外航退票政策的变化。

犯罪嫌疑人胡某某,男,1995年1月出生,2015年赴埃及留学,在爱资哈尔大学高中部(预科)学习语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