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下拍摄的法国"戴高乐"航母和"凯旋"核潜艇


清华大学结构生物学高精尖创新中心谭旭研究员和杜克-新加坡国立大学医学院王林发教授为论文的共同通讯作者。清华大学药学院博士生崔进、博士后叶倩、杜克-新加坡国立大学医学院Danielle Anderson、中国疾控中心黄保英博士为论文的并列第一作者。该研究还得到了中国疾控中心谭文杰研究员、中科院动物所周旭明研究员、美国Duke大学的So Young Kim教授的帮助。

令人欣喜的是,通过与中国疾控中心合作,研究团队发现carolacton也能有效的抑制新冠病毒在人体细胞中的复制,而且抗病毒有效浓度远远低于细胞毒性浓度,展示出了良好的成药性。

发现抑制剂carolacton

“我们现在初步的结论是它的免疫通路会保持一定量的防御状态,但不会免疫过激。像人感染SARS等病毒最后会死于过度的炎症反应,但是蝙蝠的炎症反应和先天免疫不会过激,所以它也不会受到损伤。”

非常有意思的是,以前的工作在人体细胞的全基因组筛选病毒宿主因子都没有发现MTHFD1。进一步的研究发现蝙蝠细胞的MTHFD1表达水平比人类相应组织的细胞要低很多,这可能和蝙蝠适应飞行生活的生理变化有关。

患难相扶,生死与共。在这几十天里,你们与武汉人民心手相连、生死相依,从死神手中抢回了一条条生命、拯救了一个个家庭。忘不了你们从祖国四面八方驰援武汉时,口中喊出的“武汉加油!中国加油!”;忘不了你们穿着防护装备走进病房,握着患者的手说“别怕,有我们在!”;忘不了你们脸上被面罩勒出的一道道印痕;更忘不了你们摘掉口罩后露出美丽迷人的笑容!“没有生而英勇,只是选择无畏”,感谢你们在武汉人民遭遇疫情的困难时刻,迎难而上、冲锋在前,以命搏命、舍命相助,用大爱温暖了整座城!因为你们的到来,武汉更多患者得到了及时有效的救治;因为你们的到来,武汉才这么快地迎来了疫情防控斗争的胜利曙光;因为你们的到来,武汉才有了今天的稳定和安宁。你们是最大的功臣!是新时代最可爱的人!武汉人民永远铭记你们的恩情!

蝙蝠属于哺乳动物门翼手目,是唯一能真正飞行的哺乳动物。近年来诸多大规模致死疫情都和蝙蝠发生着千丝万缕的联系,而蝙蝠也已经被公认为新兴病毒最重要的天然“蓄水池”。

报道称,加利福尼亚州是美国人口最多的州,该州还报告了美国首例社区传播病例。而在过去的几周,加州日均检测数为2136例,人均检测数低于美国34个日常报告疫情的州,纽约州的人均检测数是加州的13倍。

总体来说,研究团队通过对蝙蝠细胞的两万多个基因进行系统全面的筛查,确定了数十个病毒复制所依赖的关键蝙蝠基因。这些基因在蝙蝠和人类中功能是保守的,但是基因表达水平的物种差异可能决定了病毒感染的不同的病理结果。

广谱抗病毒药物对于新发突发病毒感染的应急性治疗可以救重症病人于危难,对于降低死亡率和缓解疫情有不可估量的作用。